军事频道

特朗普的“通过俄罗斯”会成为弹劾危机吗?可能性较小

当地时间17日,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德宣布任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为特别检察官,调查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

面对诸多质疑,特朗普17日发表简短声明,明确表示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没有不当接触。

普京表示,俄罗斯愿意提供特朗普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谈的记录。

罗森斯坦德说,这一决定并不意味着存在犯罪或谁将被起诉,“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是为了在这件事上承担责任,这符合公共利益”。

根据美国法律,当案件与司法部官员之间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时,司法部应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调查此案。

与司法部的普通检察官相比,特别检察官更加独立。

17日,米勒说他接受了任命。

据美国媒体报道,罗森斯坦德在签署提名表格后才通知司法部长塞思和特朗普,因为塞申斯曾申请避免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关系。

特朗普突然解雇了正在调查其竞选团队的联邦调查局局长克尔梅(Kermit),并被披露在上周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时泄露了“敏感信息”。结果,他被问及与俄罗斯是否存在正当关系,并被怀疑试图向联邦调查局施压阻止调查。

美国国会也在17日介入调查。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要求白宫和联邦调查局提交特朗普和科米之间对话的内容。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要求联邦调查局提供科米关于特朗普竞选和俄罗斯关系的调查记录。

此外,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决定于5月24日举行听证会,要求科米作证。

面对诸多质疑,特朗普17日发表简短声明,明确表示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没有不当交易。

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当天表示,如果美国政府需要,俄罗斯愿意提供特朗普与拉夫罗夫会谈的记录。

普京是在会见来访的意大利总理后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发表上述声明的。

同时,他强调,那些打着反俄旗号破坏美国政治稳定的人是危险和卑鄙的。俄罗斯不干涉或打算干涉美国内政。

与此同时,以色列的回应也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

因为有人指出,特朗普因爆炸泄露的“敏感信息”是由美国的一个盟友提供的,而以色列是提供信息的盟友。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发言人17日表示,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当天早些时候通过电话进行了交谈。

这位发言人没有提到外界关注的“泄密”事件,只是说双方就特朗普下周访问以色列进行了讨论。

特朗普定于19日上任以来首次出访,以色列是其中一站。

另一方面,许多以色列官员已经明确表示,以美联盟仍然强大,双方将继续开展安全合作,而不直接讨论“泄密”事件。

看看“俄罗斯通行证”是否会变成弹劾危机?美联社认为,特朗普正面临“无法通过推特或嘲笑解决的危机”,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莱尔(Robert Lehr)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调查特朗普及其团队是否与俄罗斯有不当关系。

美国媒体报道称,作为特别检察官开始使用“弹劾”一词的米勒,希望调查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在去年竞选期间和之后与俄罗斯的关系中是否违反甚至违反了法律。焦点包括被解雇的前总统国家安全助理迈克尔·弗林是否“与俄罗斯有联系”,特朗普是否迫使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停止调查弗林,科米的解雇是否与此直接相关。

图: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发表重要政策演讲。

美联社和路透社开始在报道中使用“弹劾”一词,并提到美国前总统安德鲁·约翰逊、理查德·尼克松和比尔·克林顿面临弹劾危机前后的情况。

关于“全俄”调查的后续发展和特朗普的处境,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不可能排除调查证明“全俄”涉嫌违法并发起弹劾的现实和法律可能性,但从政治层面来看,弹劾总统的可能性很小,尤其是目前美国两党模式。

“俄罗斯通行证”比“泄漏通行证”更具破坏性。刁大明认为司法部任命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是特朗普政府表现出软弱并试图“止血”的标志。

首先,米勒被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任命。此外,有报道称特朗普也在重新评估他解雇科米的决定,这表明他没有预见到事态的急剧转变。

现在政府已主动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调查“全俄罗斯”问题,向外界传达特朗普政府愿意继续调查,以实现所谓的“自证其罪”。这也是对komi备忘录“特朗普要求他停止调查”的回应。

刁大明认为,媒体报道的“与俄罗斯有关”的门比特朗普对俄罗斯外长的“泄密门”更具破坏性。如果科米能拿出一份备忘录,确认特朗普要求停止调查的压力,就会有“妨碍司法公正”的嫌疑,弹劾程序的可能性也会增加。

刁大明认为,根据美国联邦法律,弹劾只有在众议院是检察官且众议院多数议员支持的情况下才能通过。参议院是接受者和仲裁者,三分之二的参议员支持弹劾。

目前,共和党在众议院有241个席位反对民主党,194个席位。通过弹劾起诉,至少需要23名共和党代表支持,占共和党代表的10%。参议院共和党有52个席位反对民主党,48个席位。弹劾需要19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占共和党参议员的36%。事实上,这种可能性非常小。

回顾历史,刁大明指出,前三次总统弹劾危机都是在国会“强烈分裂”的情况下发生的,即共和党和民主党分别控制参议院和众议院。

目前,国会两院都由共和党控制。从政党斗争的角度来看,弹劾共和党总统的可能性也很小。

刁大明说:“一个非常微弱的潜在变量是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支持。”。“如果共和党在这一事件上的立场不放松,就没有弹劾总统的真正危险。

刁大明认为,这一事件继续显示了美国政党之间激烈而持续的斗争。

落选的民主党阵营希望这一事件会继续发酵。最大的理想目标是弹劾特朗普。现实的目标是推迟特朗普的内外政策议程,规划2018年中期选举甚至2020年选举的布局。

同时,美国媒体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美国媒体揭露了这些悬而未决争端中的许多关键点甚至一些起点,这表明他们迫切需要在特朗普与媒体不和的情况下,运用所谓的“第四种力量”来平衡白宫。

此外,特朗普政府内部继续存在所谓的“泄密”现象。

刁大明认为,这些内部人士的揭露也成为引发许多事件的关键环节,这也凸显出特朗普团队内部,尤其是核心圈子内部缺乏专业精神和持续内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