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中国

悬崖石雕、祠堂、土庙、珍贵的小字塔…路过古代世界。

在广阔的田野里寻找历史遗迹不仅仅是为了哀悼过去。这个发现本身很有趣。

南方的古代遗址大多隐藏得很深,正如山东人张戈(网名)所说的那样:路边曾经有一个珍贵的词炉,他热衷于在湖南农村寻找古代遗址。我在那里来回走了十几次,但从未发现它的存在。它藏在路边的树林里。

与他的经历相似,我们在寻找历史遗迹的过程中也经历了无数次的困惑和惊讶。这样的过程和结果充满了奇怪的兴趣。

TJk为我们的记者张力军写了一篇文章tJktJk△张的祠堂。堤岸的墙壁雕刻着精美的装饰。带我们到这里参观的当地文学和历史专家余晓平向我们指出了这一点。我们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

这组照片中的记者李·林动·tJk·[·冯美玲悬崖石刻]隐藏了山深处如此多的秘密。tJk长沙县北山大道的尽头是冯美玲。

山脊的北侧是石仙庵山,属于北山镇官桥村闵家塘组。

TJk去年10月在这里进行了一次检查。

TJk这里是北山的边缘,属于没有任何山地潜力的丘陵。

我们把车停在长满草的路边,然后爬山。

山下还有一些梯田。晚稻成熟了,田野芬芳。

岩石被切割和爆破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池塘。现在采矿已经被禁止。池塘附近有一座非常简单的土庙。

这里的植被也开始恢复。路边的灌木几乎和人一样高。

我们沿着平缓的山坡行走,很容易到达悬崖的角落。抬头一看,我们看见悬崖上有一块巨大的石雕。

TJk惊喜地发现在一个未知的山村里有悬崖雕刻。

TJk石雕分为两组,一组是大爵,另一组是回岸,字体为草书,浑厚有力,具有强烈的佛教意味。

前面是同治元年任旭孟东二十四号,后面是曲湘南题字和模糊的星沙曲泽,都是繁体中文。

TJk关于曲湘南的记载很少,可能只是说它是清代同治时期长沙县著名的文化名人和地方书法家。

可以看出,在信息传播效率极低的那个时代,一个地方的书法家除非身居高位或有特殊的机会,否则很难出名。

即便如此,我们不能否认它们存在的意义。正是他们在最底层的提升让文化渗透到更细微的地方。

TJk Dajue和Huitou都是佛教术语。

因此,曲湘南本人可能信仰佛教。

TJk离开悬崖石雕继续他的旅程。沿着山路走并不难。那年,用青石铺成的道路仍然发挥着作用。这座山非常安静,山谷里除了我们没有人。

树木管理不善,随意生长。

经过一段路后,路边的斜坡上有一块大石头。我觉得那里应该有什么东西,所以我小心翼翼地互相拉扯着。事实上,我在这块大石头上看到了五块巨大的楷书石雕。

这里实际上有一个安唐。

TJk走到路的尽头,向右转,有一个露台。

虽然有许多杂草,但仍然可以看到这个地方被故意夷为平地。

野草中矗立着石仙安山边的石雕标志。旁边没有唐。碎墙被埋在草丛中。这里是一片废墟。

曾经,熏香在这里很受欢迎。据说,在石仙庵鼎盛时期,不仅附近的居民前来朝拜,长沙市的一些人也步行数十公里来到这里烧香。

TJk an tang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被摧毁的。退休前,当地文学和历史专家余晓平是北山镇文化站的站长。他采访了武金章,一位94岁的老人。

根据这个悬崖雕刻的传说,武金章的老人过去常常把寺庙留在寺庙里,做打捆的工作,也就是做零散的工作。

武金章认为,石先安建于清朝初年,历经数百年沧桑。现在只剩下废墟了。

TJk传说有三个和尚在这座寺庙里修行。其中,周公的佛根最多,也最集中。

经过多年的练习,周公的魔法变得越来越强大。

在周公练习到一定程度后,他收集了很多干木头,坐在木头中间冥想并把它烧成一个仙女。

周公升天成仙。后来,为了纪念周公,这座寺庙被命名为石仙庵。

清同治六年(1867年),当县令得知周公成仙的故事时,他命令人们在石仙庵口的石墙上刻四个字,即回岸。

tJk神庙前的池塘里满是浮萍。

破旧的麻石塘集的一些部分已经倒塌。

然而,这不是整个山谷。我们试图把杂草推到乱糟糟的山的深处,几乎没有办法直着爬上去。

由于某种原因,巨大的圆形石头散落在山坡上。走着走着,他们突然发现巨石下的台阶。这不是普通的山路石阶。它有近两米宽,但后面没有任何痕迹。

在石阶的边缘,一个古老的建筑构件被遗弃在路边,这似乎是古代建筑庭院出水口的盖板。

由此可以推断,这里的山坡上曾经有一个设施,可以用于礼拜或其他目的。

我们在岩石间穿梭。荆棘缠绕着我们的身体,但我们仍然找不到通往山顶的路。

当我们拒绝时,我们惊喜地发现上面森林的一块大石头上有两个非常清晰的角色。

曲泽民的碑文与刻在山口悬崖上的曲湘南无关。

字体也是一种变体草书,很难区分。余晓平先生曾经认为这是舜的文字,而同样行业的古代汉字专家杨先生更喜欢仙字,并在书法字库中找到了相应的异体字。

TJk巨石背后的秘密似乎让答案更像童话。在刻有神秘文字的巨石后面,我们发现了一个由天然巨石堆积而成的洞穴。那只猫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山洞里只有光。我们打开手电筒,发现山洞里有桌子和雕像,这是传说中周公成为仙女的地方。

洞的内壁上是一个有几个大字的仙洞。藏在这样一个山洞里,人们立刻有一种与世隔绝的神秘感觉。

[北山昌祠堂]长沙北门出城了。tJk在长沙不走另一条路。说到张姓,人们一定会想到北山。

TJk是长沙最常见的姓氏。北山现在有长沙唯一的昌祠堂。

镇上许多地名仍与昌姓有关,如昌乐村和石场村。然而,张氏宗祠并不在这些有张氏字的村庄里。它位于北山镇新桥社区,也是以前的新桥村。

TJk,作为张氏家族的一员,我个人对寻找张氏宗庙有着特殊的兴趣。

虽然我来自山东昌族,不属于同一个氏族,但我仍然有着不可磨灭的亲和力。

在余晓平老师的领导下,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张的祠堂。

当我第一次看到张的祠堂时,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这确实是一所看起来简单朴素的老房子,但当我走进去时,我有了不同的看法。

余老师打电话给村里张建辉,一个58岁的张氏家族成员,为我们开门。

TJk走进院子,回头看着院子,这有着深远的意义。

祠堂很安静,通常是关闭的。那一年的祖先牌位已经消失了。据说张宇春和张大春的画像曾经挂在这里。现在,我只能崇拜几次摇摆的祭坛空。

TJk昌家族祠堂是一个昌家族从衡阳迁到长沙后建造的。它有一堵蓝色的砖墙和一个坚硬的山顶。大厅最初悬挂着清朝大臣张大春的肖像。

碑铭门联说:先孝顺,以礼进退。

面对白沙河,祠堂坐落在一座低矮的山上。它有七个房间宽,三栋楼深。每栋建筑都沿着地势逐渐升高。沿着中轴线,正门、前厅、庭院、中央厅、舞台和上厅都由花岗岩柱头支撑。太壮观了。

有三扇大门,都是用花岗岩框起来的。

门廊前有花岗岩教室。中央大厅很宽敞。舞台和天井衬着花岗岩。两边都有厢房和天井。它宽敞而古朴。

张子江在北山的影响不仅限于祠堂。

清朝末年,北山的张氏家族大多远离政治,开始在海上经商。一些人在长沙成了富有的商人。余自成创办的鱼府银行是清末长沙的一个大家庭。

陈先枢的母亲张有芳曾经写了《张家祠堂》说:“华河回到衡州,与明朝的荣源在一起,这很适合获胜。这座新寺庙搬到了潭府,聚集了清朝的伟人,重建了山川。

TJk的家庭成员变得富有,他们做了更多的慈善工作,修建了道路和桥梁。

根据余晓平的说法,长沙有句谚语描述常嘉的财富。

长沙北门出城,不走另一条路。这意味着长沙至北山公路上的道路和桥梁都是张氏家族修建的。

TJk北山镇现在有彭的祠堂,已经改建成中学,而陈家只有一栋大房子。

宗族循环不再是维持农村结构的主体。它继承文化的优点和压制个人自由的缺点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了。

tJk[雅克坡土地寺和复兴寺]村之间的崇拜反映了文化的多样性。tJk土地庙可能是最普通和最低级的寺庙。它隐藏在村庄的群山中,以低调的姿态悄悄存在。然而,余晓平老师告诉我们,北山有一座保护文物的土地庙。这让我们很惊讶。

TJk是高福村山区的一座土地庙。我们沿着山路走到一个叫雅克坡的地方。我们看见一座小庙孤零零地站在路边。

TJk的小寺庙完全由麻石建造,非常原始,没有任何色彩。寺庙的大门上刻着四个人物的父母。它也是用纯阴文字雕刻而成,没有着色。这座小庙有一个坚硬的顶部结构,庙顶上的鸬鹚吻部分不见了。

这样一座小寺庙甚至修复了一面墙,中间嵌有阿泰驰图。墙壁也是全身麻醉的石头结构。它之所以能成为这座城市的文物,是因为它的全身麻醉石结构在寺庙中极为罕见。

马史产于北山镇。北山人也喜欢用简单的马史建筑。北山人的气质和马史一样简单而坚定。

TJk山上有一座土地庙,下面有复兴庙。

TJk走在用花岗岩铺成的路上。在路的尽头,我们看到了一栋普通的住宅楼。如果门框上方没有复兴寺的三个字,真的很难相信它真的是一座寺庙。

TJk走进寺庙,光线昏暗,所有的神都在神殿里沉默不语。据说这里崇拜的主神是石神。

然而,关公、财神和菩萨都在其中,多神崇拜是民间信仰的一个主要特征。

祭坛旁边还有一尊神的雕像,但是庙里没有人能分辨出他是哪一个仙女。

师尊的来历也很有趣。据说很久以前,一个人在山上砍柴的路上绊了一跤,摔得很惨。当他起床发现那是一尊雕像时,他回家去崇拜它。

这种传说在人们中间似乎很常见。从浏阳河上游冲下来的木制雕像被供奉在浏阳河沿岸的寺庙里。民间信仰似乎更崇拜这种偶然性。

虽然tJk复兴寺看起来有点破旧,但它仍然保留了许多精致的细节。马氏门的框架雕刻有精美的装饰图案。上面的图案讲述了各种与宗教有关的故事。中国传统古建筑有故事,它们已经成为信仰的载体。

[东泉崇塔,西子塔]不大,但有古朴和崇拜的气质。余晓平说,长沙县只有两座古塔,一座在开慧镇,另一座在北山。

去年10月tJk视察期间,我们沿着乡村公路走,但没有看到任何塔。

俞先生说,这座塔是在东泉被冲洗的,所以我们开车去了那里,沿着大路在山路上转了很多圈。在路的尽头确实有一座塔。

这是一个叫杨家岭的地方。这座塔不高,藏在群山之中的树林里,但它给了群山一种冬天难得的古老意义。

TJk东泉冲塔建于清同治六年(1867年)。它是一座花岗岩建筑,有方形底座、石墙、六边形五层塔,高11米。

底部东北面有36厘米高、17厘米宽的拱形门洞。

三楼的树荫下有铭文:丁卯的统治持续了六年。

这座古塔相对完整,已经修复。

石墙是新修建的。

葫芦式塔刹。

大部分屋檐都已修复,塔身用铁条固定。

据常年访问长沙的网民称,这座宝塔与开福区芙蓉路的宝塔非常相似,但它的年代要早30年。

tJk农村为什么有塔?TJk在古代为特殊目的建造了塔。

寺庙里的宝塔收藏着佛像。我们说最好建一座七层宝塔。这座塔实际上就是这座塔。

人们中间还会有一座第一的学者塔,用来记录那些名利双收的人的名字,还有用来控制水的塔,用来控制邪恶和祈求和平的塔,洞穴泉塔应该用于这个目的。

据余晓平介绍,北山还有一座宝塔。

所以我们去了新中村的巨石湾,在回来的路上寻找这座塔。

TJk正在路上。我们的车带来了一位正在走路的老人。他的家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他非常感谢我们的帮助,并详细告诉了我们塔的位置。根据他的指示,我们到达了巨石湾。

这里的新农村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路边甚至还有特别的停车位。然而,我们仍然没有看到这座塔。直到我们绕道回到主干道,我们才看到路边树林附近有一座非常小的塔。它充满了崇拜。塔的栅栏上有三个字。炉子这个词真可惜。

TJk塔高4.5米,正如前面的网民张戈所说,如果是夏天,植被茂盛,根本找不到。

塔有三层,其中两层有燃烧室,下面有底板。它似乎是可移动的,可能是为了除灰。

根据余晓平老师的说法,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塔,而是一个燃烧写作的火炉,这也反映了传统农村信仰对写作的崇敬。

习字宝塔后面有一个荷塘。这个季节已经是一片残荷。如果你在夏天来到这里,风和莲花摇曳,古老的意义是无忧无虑的。也许最好的领域就是这样。

[长风桥、和尚桥、曲水桥]古桥是人与自然的完美结合。tJk白沙河流经北山镇,发源于汨罗市李家村。它从比什徐家桥流向长沙县北山镇。流经北山镇僧桥、长辛桥、王公桥、滚石桥、雷家桥,至开福区安沙镇,流入老道河,老道河有多条支流。因此,大大小小的桥梁成为北山镇的景观。

然而,这座古桥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文物,因为它太普通、太朴素,不像塔或寺庙那么引人注目。

TJk北山以白沙河上的长风桥而闻名。

我们开车经过几座起伏的小山,从密林之间的高速公路出来,在一个下坡的拐角处来到了王功桥村。我突然想起我独自开车到这里已经很多年了,甚至走过长风桥。因为太粗心,我没有给这座桥留下太多印象。

TJk桥是长风桥,但这个村子叫王公桥村,这似乎是一个矛盾。

TJk实际上被王公桥本称为长风桥。因为这座桥是由王兴的私人捐赠建造的,人们总是称它为王公桥,以感谢他的好意。

这座桥用蜈蚣装饰,蜈蚣在湖南古代桥梁中很常见。这源于一个传说,山洪是龙,龙害怕蜈蚣。

因此,当人们建造桥梁时,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雕刻八卦图和蜈蚣以避免被山洪冲走。

然而,像这样压在桥拱北侧的铁蜈蚣并不多。长风桥上有三条蜈蚣,面朝水的方向。

据当地村民说,当山洪爆发时,铁蜈蚣会发出鸣响警报。

TJk长风桥最初是一座双拱石桥。

由于年久失修,它濒临倒塌。

1978年,社队公路被修复和重建成水泥和花岗岩结构的双连拱公路桥梁。它长50米,宽5米,高15米。它以其年代命名为长风桥。

它是鲁奥康、田雷山和滚石的交通枢纽。

这座桥似乎有四个拱门,但我们只看到三个拱门。

另一个拱门被重建成一座梁桥,这看起来有点奇怪。

TJk在高福村的雅克坡土庙脚下有一座曲水桥。

TJk的名字很容易理解。蜿蜒的水流过酒杯,渗透着古老的美丽含义。

曲水桥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得多。下面没有河,只有一条小溪。

牌子上写着建于清朝,但余晓平认为应该建于更早的时代,因为在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叫石冲湾的地方,还有一座唐代的寺庙。尽管曲水桥已被摧毁,但在其余石碑上发现了曲水桥的记录。因此,这座桥的年代仍然需要更准确地确定。

TJk曲水大桥是一座单拱桥,全部由花岗岩建成。它简单、质朴、美丽。旁边的草地上有巨大的石头,上面刻着字。然而,只剩下水桥这个词了。据说前一个词在村子里被一个精神错乱的人打碎了,因此变成了今天受损的样子。

TJk北山有许多古桥,其中有一座名字奇怪的僧桥。它离昌嘉祠堂不远。这是一座单拱桥,跨度很大。它被称为僧桥的原因据说与附近韩佳山上的寺庙有关。

在北山,古桥应该被视为最常见的历史文化遗迹。它们保存如此完好的原因与桥梁本身的实用性有很大关系。

TJk[北山书店]这座奇怪的建筑TJk,是山地开放区中西结合的产物。黄昏时分,我们沿着这个国家修复得非常好的公路来到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所中西结合的小学。这所学校被命名为天一学校,周围是水系,类似城堡。

TJk,原名北山书店,是国民党将军李默庵的故居。它建于中西建筑文化碰撞的时代。因此,TJK有两种不同的建筑美学风格。西式多层建筑与中国门楼的结合庄严而简单,没有失去光环。它不仅摆脱了中国木结构的不稳定性,还保留了中国建筑的美。

tJk北山书店的庭院有一扇大门,是一座中高低的拱形建筑。

花岗岩门框,门上刻有北山书店四个楷书字。

两扇木门,油漆褪色,看起来很旧。

门上的辅助头环早就不为人知了。这么大的房门应该是不可缺少的。

大门周围是坚硬的歇山屋顶,实际上是古代建筑中坚硬的山顶和歇山屋顶的结合。屋顶来回排水,屋檐较短。

当我们到达时,学生们正在读书。校园安静祥和。樟树树冠延伸到墙外。整个学校笼罩在绿色之中。教室前面的罗马圆柱展示了它不同的西方建筑风格。这是一个中西文化碰撞和交流的时代。

在村民眼里,李默庵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人。

TJk毕业于黄埔一期,是国民革命军中将。他参与并策划了湖南的和平起义。后来,他担任黄埔军校校友会主席。他是北山镇北山村的本地人。黄埔一期,有句谚语说,何韩中、吴宗南、闻一声、李悟呻吟,李默庵的一生有一个让村民感到荣幸的传说。

感谢余晓平老师,tJk的人物和民间文物保护者坚持TJk的北山实地考察。

TJk曾担任北山镇文化站站长多年,熟悉这里所有的树木和草地。在这里,他赋予了家乡深厚的感情。

起初,我知道他的名字来自湖南地理的一个民歌专题。作为长沙民歌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继承人,余晓平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优美的民歌在这个山野回荡了许多年。

这次,我又见到了他,因为我采访了文物。

TJk对北山镇文物的保护并没有因为退休而改变。

保护文化遗产不仅是他的职责,也是他内心的驱动力。

他这次遇到他时有点累,这让我们有点担心。然而,他很快康复了,并带领我们在北山的山野周围游览。

当tJk在张家祠堂时,余晓平带我们去参观祠堂,叹了口气,说如果他不尽力保护它,祠堂早就被拆掉了。

一年,为了搞活经济,村里准备把祠堂租给一家企业做工厂工作。他立即跑到村里为村党委书记工作。祠堂最终得以保存,从而留下了长沙县最完整、规模最大的祠堂。

TJk后来进行了第三次文物普查。政府要求按照规定清点文物。因此,21个行政村只收到7个文物古迹的数据。余晓平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数据。他认为这是由于村里没有文物意识造成的。显然,一些文物古迹每天都经过。他怎么能视而不见呢?TJk随后前往各村进行调查,确定了多达41处文物古迹,最终确定了29处,加上后来增加的3处,形成了今天北山镇31处文物古迹的大格局。

他还为白沙河的规划和管理提出了一个完整的文化保护计划。现在,白沙河的整治已经开始,他对此也感到欣慰。

如果tJk说余晓平当时是在做文化站站长的工作,那么今天他做这些事情是出于保护民间文化的使命感。

在雅克坡土地庙,寒风凛冽,让人感觉特别难受。然而,余晓平坚持陪我们去土地庙将近一个小时。

由于文物水平普遍较低,基层文化力量薄弱,民间文物的保护和整理是全国的一项艰巨任务。

当我们惊叹于北山镇民间文物的现状时,首先应该感谢这些基层文化工作者的默默奉献。

2014年,余晓平TJK收集整理了北山布洛的数据,并提供了第一批应用数据。2016年6月,北山布洛被成功申报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几年来,他一直忙于挖掘整理《北山风物集》和北山文物背后的故事。现在他已经完成了70多篇文章草稿,收集了30多万字和数百幅图片。他梦想着与时俱进、即将消失的遗产的内涵,并再次通过历史上的时间隧道向人们展示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