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长沙安贞妇产医院拒绝退还预产费6000元,也没有接受服务。

来自长沙的戴女士去年在长沙安贞妇产医院花了6304元在医院生孩子。

戴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她对医院的服务不满意,也因为医院要求她在怀孕39周期间办理输血和羊水补充住院手续,她的家人对此表示反对。

HPk最终选择在另一家医院分娩。

可以说,她没有呆在长沙安贞妇产医院,也没有在这里分娩。支付的6000元以上应退还。然而,戴女士和长沙安贞妇产医院多次协商,医院拒绝退款。

绝望中,戴女士拨打了这条热线85656105。

HPk记者彭超采访了戴女士,她的预产期是去年11月。

去年八月,她去长沙安贞妇产医院检查时,一次性支付了6304元。

记者在戴女士提交的长沙安贞医院准妈妈分娩预约申请表上看到,预约费为6304元。

戴女士说,她支付的是全部生产成本,而不是预订费。

戴女士说,她不是来医院分娩的,也没有生产任何消费品。医院应该退款。

戴秉国多次向长沙安贞妇产医院要求退款,但医院拒绝了。

记者和戴女士随后来到长沙安贞妇产医院。

医院医务部一名姓杨的工作人员说,按照正常程序,这种情况不能退款。

记者在戴女士的预约分娩申请表底部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孕妇咨询后在我院分娩是特殊情况。只有经过协商,押金才能退还。”

这位姓杨的工作人员说,戴女士取消协议是出于个人原因,而不是医院未能提供服务,所以这笔钱无法退还。

记者在医院发给戴女士的6304元收据上看到手写的“押金”字样,并加盖了医院公章。

HPk医院的申请表支付“预约费”,解释为“押金”,开具的收据上写着“押金”。三种不同的费用有不同的含义。

这也是戴女士和医院争论的焦点。

湖南金凯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文德在回应HPk时表示,对于一笔钱有三种不同的看法,这表明医院的工作并不严谨。这三个术语相互冲突,有不同的含义。此时,应该做出有利于患者的解释。例如,它写的是预约基金和存款,钱应该退还给病人。

咨询后,长沙安贞妇产医院首席执行官唐云表示,该医院将在一周内主动给予回复。

说到这里,记者还提醒大家:存款和存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词,前者是法律术语,后者不是。

在生活中,这两个词使用频繁,但仍有许多人不能正确区分。

其中,定金(down payment)是指在合同订立之前或之后,一方为了保证合同的履行,按照合同金额的一定比例预先支付给另一方的款项或其替代物。

作为以债权担保的一定金额的款项,它属于一种法律担保方式,旨在促使债务人履行债务,确保债权得以实现。

但是,存款只是一种具有预付款性质的付款。它不具有预付款的性质,但属于单方面行为,不具有明显的担保性质。

总之:押金可以退,但押金不能退!!!该站还将继续跟踪这一事件的进展。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