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农业银行:攻击的年轻人

改革开放推进了银行业的重大变革。改革开放推动了银行业的重大变革。

起初,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601398-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01288-香港,601288-中国),各自承担城市商业信贷、建设和基础设施信贷、外汇和贸易融资以及农业信贷的角色。

农业银行成立时,负责组织和推进农村金融工作,处理国家对农业发展的资金分配,提供农业贷款。

到目前为止,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已经成为全国重要的综合金融服务提供商,业务遍及全国。最初的业务界限早已模糊,但它们最初的定位仍然是它们的相对优势所在。

以农业银行为例,作为县域主要的金融服务提供者,在这些地区积累了长期的专业经验,银行拥有强大的县域分销渠道,可以受益于快速城市化进程带来的发展机遇。

2010年7月16日,农行在香港上市的股价为3.20港元,而其目前股价仅为3.08港元,低于上市股价。

上市九年后,农业银行每年都保持分红。蔡华估计,该行迄今累计股息为1.39元。根据这一计算,蔡华估计农行自香港上市以来的账面收益率约为43.9%,比中国工商银行(01398-HK)低1.61倍,比建设银行(601939-CN)高3.05倍,比中国银行(6019888-CN)高78.19%。

农业银行最近的中期业绩是什么?与其他三大国有商业银行相比有哪些优势和劣势?收入和收入都适度增长。从按照中国会计准则(下同)编制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来看,农行营业收入增长5.51%,至3231.79亿元(下同),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4.88%,至1214.45亿元。扣除不归母亲的净利润同比增长4.95%,达到1212.28亿元。

从上半年的业绩来看,农行的收入和净利润都保持了大致相同的增长率,反映了适度的业务增长和成本控制。

净息差下降了22个基点。近年来,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在做好传统银行业务的同时,实现了业务多元化。从这些银行收入构成的变化可以看出,结果相当显著。净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普遍在下降。

然而,与其他三大国有银行相比,农行的净利息收入占比仍然相对较大,2019年上半年达到73.53%,相比之下工行为67.58%,工行为69.28%,工行为65.65%,这意味着农行更容易受到净息差变化的影响。

2019年上半年,农行净利息收入同比仅增长1.62%,达到2376.32亿元,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非利息收入两位数增长的积极影响。

同期农业银行生息资产平均余额22.196万亿元,同比增长10.80%,平均收益率增长2个基点,至3.83%,利息收入4215.7亿元,同比增长11.44%。

然而,扩大计息资产规模和提高平均收益率的优势被利率上调24个基点抵消。

同期,生息负债平均余额同比增长10.73%,达到20.54万亿元,利率从去年同期的1.57%上升至1.81%,利息支出增长27.33%,达到1839.38亿元。

该行解释说,这主要是由于存款业务市场竞争加剧,存款利率上升。

蔡华还注意到,同期占计息负债85.36%的存款利率升至1.60%,比2018年上半年的1.35%上升了25个基点。

事实上,其他三大国有银行的存款利率在此期间也有所提高。建行上调21个基点,中行上调20个基点,工行上调14个基点,反映了存款业务市场的激烈竞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存款利率的大幅提高,在此期间,农业银行的存款规模也扩大到了17.54万亿元,增长了8.36%,是四大国有银行中存款规模增幅最大的银行。

利率上升导致同期净息差下降22个基点至2.02%。净利率下降19个基点,至2.16%。

因此,尽管生息资产规模扩大,平均收益率提高,但由于生息负债的扩大和利率的大幅上升,净利息收入仅增长1.62%,达到2376.32亿元。

资产质量改善截至2019年6月30日,农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853.12亿元,较年初减少46.9亿元(2.47%)。不良贷款率为1.43%,比年初下降0.1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从年初的252.18%上升至278.38%,是四大银行中最高的。

从下图可以看出,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呈下降趋势,拨备覆盖率呈上升趋势,所有这些都是改善的迹象。

截至2019年6月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13%,高于10.71%的监管要求,但在四大资本充足率中最低,为15.48%,高于14.12%的监管要求,在四大资本充足率中处于较低水平。

综上所述,2019年上半年,农业银行表现温和。与同行相比,净息差略有下降,但未加权平均股本回报率高于平均水平,表明其盈利能力可以与同行持平,同时资产质量也有所提高。

展望未来,农行将通过创新增强自身的“三农”和县域竞争优势,在巩固传统业务运营的同时,继续进行数字化转型。

或许,关键是看如何通过这些措施形成的效率优势优化资产结构,有效控制存款利率,提高生息资产的利率。

综上所述,2019年上半年,中国农业银行在四大银行中的收入和利润排名第三。

香港股市对农行的估值也与此相符。

然而,自上市以来,农行股价表现不佳,回报率低于其他三大银行。

从农村来看,农业银行的优势正是该县庞大的人口基础和城市化进程的发展机遇。数字化转型或其缩小与其他商业银行科技和服务质量差距的重要机遇。在未来,这家在县域市场具有领先优势的银行能否跟上城市化进程,在资本市场上快速前进?这是值得期待的。

在2018年“香港百强”评选中,农行排名第五,比2017年的第四位下降了一位。

我们将继续跟踪这家总部位于香港的百强公司的业绩,看看这家来自城市和农村地区的银行能否在新的一年赶上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