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闻

软银愿景,十亿赌注

WeWork上市计划的挫折导致市场重新审视孙正义和软银视觉基金投资逻辑的合理性。

硅谷著名投资者比尔·格利(BillGurle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软银通过选择一家总公司继续注资来消除竞争的“资本作为武器”战略,正使大量其他初创企业面临最严峻的挑战,尤其是在资本密集型行业。

在其他人眼中,软银的投资策略本身不仅“不可持续”,而且给科技行业带来巨大的价值泡沫。

这家投资型企业整合电信、媒体、金融等多种业务,资本规模独特。

现在他们已经宣布启动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第二阶段,除了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之外,还要支持孙正义激进的“资本武器”投资策略。

软银视觉基金投资的优步和WeWork充分体现了儿子的想法。

这两家公司深陷舆论漩涡:前者无底的亏损黑洞导致股价一路下滑,而后者由于估值过高而推迟了首次公开募股。

然而,孙正义对公司模式的乐观态度没有改变。

在干预WeWork解雇CEOAdamNeumann后,软银认为他们的危险可以逆转。

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策略软银愿景基金的所谓“愿景”来自集团的“300年计划”。

该计划意味着软银集团将在不遵循特定技术或商业模式的前提下,通过与信息技术行业最佳公司的伙伴关系,形成持续演进的多元化合作生态,并在未来300年实现增长。

孙翔认为,进入人工智能重新定义各行各业的时代,通过投资建立生态愿景基金将超越其他业务,成为决定集团未来发展的主要力量。


该基金遵循的战略完善了这一愿景:相信投资规模能够推动业务增长;建立愿景领导下的全球投资团队;支持能带来巨大投资回报的龙头企业;全球扩张同时需要本地视角;招募优秀企业,形成双赢生态。

愿景是崇高的,写作是不小的。

第一只软银视觉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成立于2017年,募集资金总额986亿美元,专门承担人工智能领域高增长潜力公司,尤其是独角兽公司的持续巨额投资,帮助它们击败竞争对手并上市,最大限度地实现中长期回报。

在投资过程中,远景基金往往扮演着主导投资甚至独资的角色,其单一资本少至1亿美元,多至几十亿美元,占被投资公司股份的20%~40%。

然而,该基金并不寻求多数控制来促进在适当的节点退出股权。

在基金内部,在具有强烈个人色彩的孙正义的影响下,银行家和投资高管共同组建管理层来运营基金,并说服投资者和初创企业回应他们的“愿景”。

在具体流程层面,300人基金团队以市场机遇、商业模式和创始人为评价维度,坚持“赢家通吃”的理念,筛选出一批具有优势地位和差异化优势的公司作为开展尽职调查的潜在目标。

在确保这些公司符合财务、法律、技术和商业要求后,它们将由硅谷、伦敦和日本的合作伙伴共同评估和审查。

被批准的投资项目将被移交给由孙正义和Misra(愿景基金CEO)领导的投资咨询委员会,孙正义将直接“采访”公司创始人,做出最终决定。

综合市场法、收益法和最近的交易报价是软银视觉基金目前的主要估值工具。

投资咨询委员会将结合内部和外部团队的会计结果评估其合理性。

投资结束后,软银还在决策(基金代表将进入公司董事会)、本地化扩张、企业间合作与政府沟通、人力资源等其他事项上为投资公司提供支持。

在近1000亿美元的基金池中,除了软银自己的三分之一股份之外,第三方投资者还包括阿拉伯主权投资基金、阿布扎比穆巴拉克达拉(Abu Dhabi MuBadala)、苹果、高通、富士康等。

其中,400亿美元是优先股,需要以7%的固定利率分配。其余586亿美元普通股按投资业绩进行分配,分配优先级低于优先股。

基金分配规则要求基金保持积极有效的投资姿态,以确保投资者在押注“潜在股票”的同时获得回报。

在前几份财务报告中,软银分配给第三方投资者的权益继续增长。

在2019财年第一季度,这一数字已达到1844亿日元。

考虑到基金对中长期投资策略的偏好,债券融资已经成为一种及时灵活的投资操作方式。

为了确保投资的可持续性,软银明确需要将贷款价值比(软银集团单独计算的净债务/股权价值)控制在25%以下,并保持足够的现金流在两年内偿还债务。

截至2018财年,本集团的贷款价值比为16.3%,仍在安全范围内。

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领域不对软银集团发布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即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开放。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共向81家科技企业投资663亿美元,目前账面公允价值为822亿美元。

投资领域分布在交通物流、企业服务、房地产服务、医疗科技、金融科技等领域。这些也恰好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在未来将被重塑和颠覆的行业。

视觉基金的投资名单包括全球市值前10名的五只独角兽,即字节跳动、优步、滴滴、WeWork和Grab。

就旅游服务市场而言,软银分别培育了区域巨头优步、滴滴和格拉克。优步和滴滴通过股票控制拉丁美洲、中东和北非市场。因此,全球旅行数据被收集到软银的生态系统中进行流动。

当然,孙正义的愿景是让全球全场景数字智能网络由软银生态(Softbank Ecology)领导。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获得软银视觉基金的投资意义重大。

这不仅意味着公司可以获得足够的技术研发和业务拓展资金,还可以利用软银建立的包括产业链合作和知识共享在内的企业关系网络来加速成长,充分发挥协同生态的作用。

但与此同时,软银成为股东后对公司的控制也会给创始人带来巨大压力。如果该公司未能如预期发展成为业内第一,卡兰尼克(前UberCEO)和纽曼(前WeWorkCEO)被要求离开该公司的过往事件将会重演。

该基金的长期投资策略迅速反映在集团的财务数据中。

根据软银2019财年第一季度的报告,软银愿景基金及其附属基金的运营利润因OYO、Slack和Doordash投资的公允价值增加而达到3976亿日元,实现62%的快速增长,占集团运营利润的57.7%。

当然,优步和其他公司由于公允价值的下降而损失了1953亿日元。

今年7月宣布的视觉基金(Vision Fund)第二阶段也旨在“加速人工智能革命”,预计将从苹果、微软、富士康、几家日本金融机构和中亚主权基金获得资金。

长期投资理论与开放市场的逻辑背道而驰。视觉能工作吗?上市公司已经成为孙正义必须面对的一个不可避免的选择。

上市是基金投资者的首要要求。

考虑到R&D投资和商业落地的难度,软银视觉基金本身的投资逻辑很难被市场投资者接受。

尽管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今年6月宣布,它已经实现了45%的回报率,一度成为集团利润增长的主要贡献者,但大部分来自未实现的估值收益,这仍然意味着风险。

投资者对资金实际回报的预期要求软银视觉基金投资的数十家企业能够尽快完成上市和退市,实现估值收益,保持资本流动和增值。

然而,上市后,孙正义交易临时亏损以扩大规模的逻辑将受到华尔街短期投资范式的挑战:WeWork的商业模式和盈利能力无法被公开市场理解,其估值从470亿美元暴跌至100亿美元,上市计划被推迟。

已经上市的优步和Slack表现不佳。前者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下跌了三分之一,而后者的市值自6月份达到峰值以来也下跌了40%。

软银估值逻辑与二级市场估值逻辑之间的巨大差距,将在一瞬间抹去该基金可观的账面收入。

从同行来看,软银大量资本的进入不仅会推高公司的估值溢价,还会扰乱风险资本圈的正常秩序,迫使其他基金追逐龙头企业,带来更大的技术泡沫。

这些公司估值泡沫的破灭对第二阶段愿景基金的筹集产生了负面影响。

该基金第一阶段的两个主要捐助者: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决定只将愿景基金第一阶段的收益投资到第二阶段;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据说也减少了注入该基金第二阶段的资本。

然而,孙正义的态度并没有动摇。

软银集团已向WeWork增加10亿美元,并计划在第二阶段投资380亿美元自有资金,包括愿景基金第一阶段的收益和集团资产。

在他的目标投资轨道上,还有革命性的技术问题,如心灵感应、智能机器、脑-机接口、生命延长、克隆,很少有投资者敢触及这些问题。

这种非常规思维逻辑、软银普遍乐观(或集团内部缺乏挑战的声音)以及全球经济低迷的宏观背景,使得计划向二期注资的投资者很可能会质疑该基金的回报能力。

最近,金融市场的担忧得到了反映。

像WeWork和Uber这样遭受巨大损失的商业案例并不少见,它们的商业模式也受到质疑。

上市6年后获利的亚马逊、流媒体订阅服务网飞、社交媒体推特、电动汽车和能源供应商特斯拉,曾因二级市场普遍持有保守态度而一度陷入低迷,但经过长期坚持,最终获得了公众投资者的信心。

孙正义曾多次成功,他站在“赢家通吃”和长期投资的立场上,相信他喜欢的公司也能在低谷后回报丰厚。反对者将这种固执想法的可能结果与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和2008年导致次贷危机的房地产泡沫进行了比较。

在这两个阶段的争议下,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在人工智能时代对“龙头企业战略集群”建设的1000亿赌注的结果仍不明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