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开奖

【[北伐21】粤桂国民军联合作战起义军遭遇失败(图)

1927年8月1日,周、谭平山、张郭涛、贺龙、叶挺、刘伯承、朱德等进军国民党防御薄弱的南昌,发动起义,建立自己的军队,而蒋介石和北伐军在南京,白崇禧则准备抵抗北洋军阀孙方川的“五省联军”的进攻。

武汉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被激怒了,命令第二集团军司令张发奎和第三集团军司令朱培德进行镇压。

张发奎的军队被称为“北伐铁军”,被叶挺和和龙分裂,绑架了数万人。张发奎视叶挺为亲兄弟,他后悔并带领武广军剩下的三个精锐师向南昌挺进,继续反叛。

8月3日,南昌起义的第三天,“北伐铁军”司令蔡廷凯率领他的第十师带路。主力跟随第十师,离开南昌前往江西。

武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程潜、第三集团军司令朱培德给南京国民政府发了一封紧急电报,坐在后方的广州市政治分局局长、前国民军参谋长李姬神要求方宁(南京政府)国民党联合力量拦截和包围叛乱分子。

叛军离开南昌的第二天,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蔡廷锴主动带领他的五千多名士兵离开了军队,使叛军立刻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兵力,成为一个非常有效的师。

原来,第24师师长叶挺,为了将蔡廷凯的第10师从第4军中拉出来,利用蔡廷凯和他的上司张发奎之间的不和,试图挑拨离间,煽风点火,鼓励他“离开张发奎”和“回到广东老家”。

蔡廷锴不情愿地同意和叶挺一起去南方,主要是因为对张发奎不满,以便返回广州。

八·一骚乱的前一天,蔡廷锴抵达南昌。

“八一暴动”后,蔡廷锴发现自己被叶挺误导了。暴乱完全是由他们领导的,目的是推翻南京和武汉的所有国民党。

蔡廷锴认为,他和叶挺等人有“不同的基本信仰和不同的观点”,并做出了寻找机会“与他们分道扬镳”的黑暗决定。

8月4日,在江西省金县,蔡廷锴召开了一次可靠军事人员会议。每个人都一致反对跟随他们,并决定抛弃黑暗,照亮他们。

因此,经过精心安排,蔡廷锴甩了叛军主力,解散了十师30多名成员,带领整个师进入福建。后来,他转到浙江,投奔南京国民政府,因为有陈舒鸣,一位蔡廷锴的老总督,他有蒋介石的反政府力量。

“八一南昌起义”后,起义者去了江西,无论去哪里,人们都逃了。

叛乱分子严重缺乏食物,伤病员没有药品,士兵们不断逃跑。

“在去瑞金的路上,农民对红军更加敌视,过时的伤员经常被农民杀死。

游行期间,几天没人露面。宜黄县有近2万人口。当红军到达时,只有48人在60岁左右。

(李李三原文)“起义军没有得到老百姓的支持和援助。他们心慌意乱,军纪腐败,骚扰和侵犯各地的老百姓。

“从两把菜刀开始”的贺龙,以极其恶劣的纪律领导着第20军,并在任何时候射杀和强迫平民。

“行军才三天,力量损失已经超过三分之一,废弃的子弹将近一半,迫击炮完全失去,火炮也失去了几个荣誉,逃跑和死亡的士兵将近四千人(20军最差,军队纪律也很差,随时放枪拉尔夫等东西)。

(李李三原文)“张泰勒也承认贺龙的“第二十军士兵”沿途骚扰农民。拉尔夫,拿走了东西,甚至强奸了它们。

“起义军在南下途中,在江西瑞金、会昌等地和广东潮汕地区,不忘在几天内进行“阶级斗争”,在江西打死30多名“土豪劣绅”和“叛徒鼹鼠”。

这样,张泰勒认为杀人是不够的。今后,连“地主(包括小地主)的土地都要没收”,“不要留情,要破除好人的观念,要杀光土豪,不要怕错”。

“为了防止叛乱分子南下广东,与汹涌澎湃的东江农民红卫兵联合作战,负责后方的广东省政府主席、广东省政府主席、八路军(两广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总司令李姬神命令黄埔三十三军司令员钱大钧率领三个师, 和黄旭初(后来的广西省主席和将军)领导桂军的两个师留在广西进入江西包围和镇压叛乱。

8月上旬,起义军从江西抚州经广昌、宁都南下,钱大钧率黄埔第33军向会昌截击,黄旭初命第6师副师长韦云淞率徐启明、许宗武、叶丛华和第4师梁朝玑、郭凤岗共5个团兵力,进军雩都。8月初,叛乱分子从福州、江西经广昌和宁都向南推进。钱大钧率领黄埔33军拦截会昌。黄旭初命第六师副司令韦云淞率领第四师徐祁鸣、徐宗武、叶从华、梁朝基、郭凤刚进军洛都。

8月27日,叶挺和和龙叛军攻占会昌,以800多人伤亡为代价打败了钱大钧第三十三军。钱大钧率领他的部队回到新丰。

然而,桂军的先头部队在罗口遇到了叛军。在韦云淞的指挥下,叛乱分子继续派遣更多的军队,打败了桂军。

韦云淞带领桂军到会昌以南的山区坚守阵地。贺龙和叶挺见桂军戒备森严,不敢再强攻。他们转向福建的亭州、武平和上杭。

由于叛乱分子迫切需要苏俄驻广州总指挥部的军事装备和援助,周、谭平山等人决定让贺龙和叶挺率领他们的部队从福建到广东。

9月18日,叶挺、和龙、朱德叛军在大埔击败国民党潮美驻军司令王军。王军率领他的部队撤退了。

叛军的主力在汉江上游,东江各地汹涌澎湃的农民武装力量奋起反击。

9月23日,起义军占领了潮州。

广东省的局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黄邵宏智谋过人,制定了粤桂联合围剿计划(左起):国民政府广州政治分局局长李姬神;广西省政府主席黄邵宏;陈唐吉,陆军司令;陆军司令钱大钧;和陆军司令黄旭初。

从1927年8月到1928年初,广东和广西武装部队包围并镇压了叛乱分子。

叛乱分子从江西进入广东。国民政府广州政治分局局长李姬神认为前方指挥不利,军事力量不足。他任命广西省主席、第十五集团军司令黄邵宏为八路军旧敌总司令。他得到了桂军陆焕颜的增援,统一指挥黄浦、钱大钧、黄旭初一线部队。

由于前方敌情不明,黄邵宏命令黄鹤龄营长率领一个营的部队日夜前往广东大埔,搜寻和调查敌情。

桂军前方搜索营在大埔搜索了几十名叛乱分子。他们承认叶挺现在是自封的第四集团军司令(注:广东第四集团军为“铁军”,李姬神、张发奎、黄启祥为前三任司令)。在贺龙的指挥下,共有七个师沿水路从大埔下降到潮汕,而只有朱德和周士第起义军驻扎在三江坝。

黄邵宏得到消息后,计划利用黄埔军钱大钧从梅县(今梅州市)进入松口镇,遏制三河坝的朱德叛乱,掩护部队。黄邵宏亲自率领桂军的黄旭初和陆焕颜师从梅县向东切断潮州和三河大坝之间的主要水道汉江,使敌人无法回应。同时,请李姬神总司令命令粤军陈唐吉、薛岳两个师进攻汤坑、揭阳,桂军进攻潮汕,粤桂两军进攻双方叛乱分子。

然而,广州的李姬神认为黄邵宏的作战计划风险太大。万一叶挺和和龙从三和巴进攻梅县,国民军将被夹在锡拉和开伯尔之间。

广州也引用了以前的战争例子。任何进入潮汕地区而没有观察到梅县的人都失败了。

今天,黄邵宏在前线,非常了解敌人的情况。

黄邵宏和黄旭初都认为叶挺和和龙叛军几乎都已下潜到潮汕河,他们会忽视这片土地。如果我军派出突击部队包围他们,他们就会赢。

经过几次争论,姬神同意了黄邵宏提出的上述作战计划。

黄邵宏率领桂军的黄旭初师和陆焕颜师,从梅县出发,翻越崎岖险峻的山脉,面对狂风暴雨,很少有人走过这些山脉。

沿途拥挤不堪,一些来自桂军的士兵不幸跌入悬崖,死亡或受伤。在他们到达丰顺之前,旅途极其艰难。

第二天,桂军攻下了东边的黄流,切断了汉江的交通,切断了叶挺和和龙叛军的退路。

黄邵宏得知叶挺和和龙把他们三分之一的军队、政治工作者和物资留在潮州,作为叛乱分子的补给基地,以防止国民军发动攻击。

叶挺和和龙起义的主力试图一个接一个地粉碎两广军队。目前,主力部队已经转移到揭阳,试图打败陈唐吉指挥的广东军。随后,他们与海丰(海丰县和陆丰县)汹涌澎湃的农民自卫队联手,最终返回攻打桂军

没想到,黄邵宏率领桂军迅速行动,已经到达潮州红军补给基地。

潮州是叛乱分子联系各方面的中心枢纽。这个地方通过汉江以北的三江坝把汕头和南方连接起来,从后面支撑着塘坑的方向。

黄邵宏桂军对潮州的闪电式突袭彻底打乱了叛军的整体部署,导致叶挺和和龙叛军陷入困境。形势急转直下,最终在塘坑遭受了灾难性的失败。

正当黄邵宏命令桂军在潮州与叛军作战时,突然接到粤东军司令陈唐吉的报告,说粤东军已经与唐坑和揭阳的主要叛军开战。战争非常激烈,他希望黄邵宏会派兵增援他。

此时,桂军很难立即分裂其部队。黄邵宏只能鼓舞士气,迅速征服潮州。

经过多次无畏的进攻,桂军于9月30日成功收复潮州,俘获了大量叛乱分子及其所有弹药和物资。

战前,薛博龄两次要求派更多的部队去陈唐吉协助薛。黄邵宏指挥桂军进攻潮州叛军时,李姬神命令广东八路军(由原第四军扩充)由陈唐吉、薛岳、徐京堂师组成东线军。第十一师师长陈唐吉为总司令。他率领军队从兴宁到揭阳,从东方和西方进攻叛军。

早在三月,白崇禧就率领北伐军攻占上海。出生在广东的薛岳,违抗总司令白崇禧的命令,领导黄埔第一军第一师公开支持周爱国,并秘密建议“逮捕蒋为反革命分子”。

没想到,他们不仅不欣赏薛岳,而且还把薛岳出卖给了蒋。

为了完成北伐和镇压国民党的伟大事业,代理总参谋长兼松湖驻军司令白崇禧建议蒋总司令撤换薛岳。

得知这个消息后,薛岳既痛恨他们对他的无情和不公正的背叛,也痛恨白崇禧建议蒋介石辞去职务。

盛怒之下,薛博龄从上海回到广东老家,投奔了他在广东军中的老军官李姬神,并被任命为新的二师师长。

现在李姬神已经下令围剿叛军。薛岳认为他的新第二师成立不久,没有实战经验。叶挺和和龙叛军长期以来一直难以击败,他们要求总司令陈唐吉向他增派部队。

陈唐吉立即将张瑞贵的补充团队交给了薛岳。

薛岳还说,张瑞贵所在的团也是一名新兵,担心自己无法作战,希望陈唐吉来接替。

陈唐吉再次照顾和支持了薛岳,将向汉冰团移交给薛岳指挥。

陈唐吉和广东部队在塘坑打了一场激战。张瑞贵率领新军打败了红军。陈唐吉率领东线部队从兴宁进攻揭阳。他们到达丰顺县汤坑附近,在叶挺和和龙起义中只剩下6000人。

9月29日拂晓,主要叛军对汤坑发起了猛烈攻击。下午,它打败了薛岳的新二师,冲到陈唐吉的第十一师面前。第11师发起了猛烈的反击。

经过日夜巷战,陈唐吉指挥第11师击败叛军,叛军逃到张瑞贵的补充团附近。

代表团团长张瑞贵来自广西。他和张飞一样凶猛。他特别崇尚古代中国的英雄,不惧怕叛乱分子。

为了鼓舞士气,他号召团里所有的官兵勇敢地战斗,并说:“如果你今天不打败敌人,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整个团的官兵英勇冲锋,一举击溃了叛军。

张瑞贵,一个由新兵组成的补充团,平时训练很少,没有实战经验。他打败了长期作战的叶挺和和龙,为广东军队的“唐坑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从那以后,广西人张瑞贵被广州军(黄旭初回忆录)甚至被誉为“张飞”。

“塘坑之战”是“八一南昌起义”以来叛乱分子遭遇的最激烈、最灾难性的战争。陈唐吉和留在广东的粤军消灭了叶挺和和龙的大部分叛乱分子,并取得了胜利。

1949年11月,100万林彪部队从湖南入侵广西。蒋钦命令第六十三广东军司令张瑞贵回到他在广西的家乡与共产党解放军作战。

白崇禧在广西组织了“抗日救亡总战和游击战争”的部署,号召全体广西人民成为战士。正规军和地方民兵应当联合起来共同抵抗人民解放军。

张瑞贵和他的妻子韦秀英积极组织当地人民勇敢地与克战斗。

在白崇禧的建议下,海南特区行政长官陈唐吉任命韦秀英为“粤桂边区反共救世军总司令”,带领数千名义士在十万人的大山里坚持抵抗人民解放军。

1950年12月30日,韦秀英宁死不屈。她勇敢地死去了。台湾国防部任命她为国民军上校,并进入烈士祠。

这是附言。

1927年9月底,叶挺和和龙叛军在广东汤坑被陈唐吉和广东军队打败。“街头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我军彻底瓦解”(“中央公告第13号——沿河失败事件”)。

大多数被俘的叛军官兵最初都是北伐广东军的成员,他们乞求投降,并恳求老首长李姬神接受他们。

这些人已经回到军营。

起义领袖周、谭平山、张郭涛、贺龙、叶挺、刘伯承、聂荣臻、云戴颖、徐特立、林曲波、郭沫若、吴张羽等见形势不妙,早早离开主力叛军,分别逃往香港和上海。

另一名叛军首领朱德在三江坝战役中被钱大钧黄埔33军击败后,带着陈毅等人的残余逃到韶关。他投靠了范·史圣的军队。

后来,他被李姬神和广东部队包围和镇压。朱德不得不带领2500余名残余分子,包括陈毅和龚楚,逃到湖南宜章县的山区。

1928年1月,朱德和陈毅叛军在湖南暴动(湘南起义)。他们占领了宜章、郴州、耒阳、资兴、永兴、汝城、桂东、酃县、安仁、茶陵等10个县,在湘南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和根据地,打败了湘军许克祥总部。

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多久,也没有多久,白崇禧率领广西钢铁部队进入湖南,与唐生智湘军的叛军作战。

被白崇禧桂军一扫而空后,起义者再也站不起来了。

朱德放弃了湘南十县的根据地,带领剩余的800余名陈毅、龚楚、王卓儿、林彪、苏羽于4月回到江西井冈山,加入毛泽东的湖南农民武装。从那时起,他们被称为“朱茂红军”。

这是军队的起源和他们的首都。

出乎意料的是,仅仅22年后,在苏俄的支持下,残余士兵撤退到井冈山,最终发展成数百万正规军,于1949年席卷整个大陆,带走了病泉。

(未完待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