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闻

中国感染艾滋病的人数比官方宣布的要高得多。

中国最近报告了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情况。相关消息来源称,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远远高于政府公布的数字。仅河南省就可能有不下一百万。然而,一些专家认为,血站管理不当等传播渠道很容易被堵塞。因此,2010年中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不太可能增加到1000万。

12月1日是联合国设立的“世界艾滋病日”。进入“世界艾滋病日”的网页,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以下文字:“世界上每天每分钟都有五个人死于艾滋病。

艾滋病毒已经袭击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感染人数超过4200万,高于去年的500万。

“中国卫生部在11月初透露,自1985年以来,中国累计有100万艾滋病患者,其中近20万人可能已经死亡。目前,有840,000人活着,包括80,000名感染了这种疾病的人。

桂西恩:感染艾滋病毒的人通常都患有这种疾病。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感染科主任桂西恩教授说,艾滋病病毒感染和艾滋病患者这两个概念是有区别的。

他说:“因为艾滋病有很长的潜伏期,通常需要几年,有些超过10年,才会出现。

疾病发作时,我们将被诊断为艾滋病;没有疾病,身体有病毒。

我们将被诊断为“毒品携带者”。

“桂西恩教授说,一般来说,吸毒的人肯定会患这种疾病,但潜伏期与传播途径有关。如果是血液传播,潜伏期可能会更短,有些只有两三年。如果是性传播,潜伏期可能会更长,甚至超过10年。

死亡率:100%现代医学不能治愈艾滋病。因此,如果疾病发生,药物只能延长生命,但不能挽救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说,艾滋病的死亡率可以说是100%。

研究证实,艾滋病毒有三种主要传播途径,一种是性传播,另一种是血液传播,第三种是母婴传播。

桂西恩教授说,中国不同地区之间的传播途径有所不同。

他说:“20世纪90年代,血液传播在河南和湖北等地区占主导地位,但在云南、新疆和广西,吸毒者占主导地位。就全国而言,艾滋病毒感染现在是吸毒者中最常见的,其次是血液传播,性传播仅占8%左右。

桂西恩教授是湖北省卫生部选定的艾滋病临床专家,从事艾滋病研究和治疗已有多年。

他强调,最近几年,中国各级政府越来越关注血传播的问题,特别是治理河南、湖北采血站,所以,本世纪、也就是2001年以后,中国的主要传播可能将是吸毒、性和母婴传播。他强调,近年来,中国各级政府越来越重视血液传播问题,特别是河南和湖北的采血站的控制。因此,本世纪,即2001年以后,中国的主要传播途径可能是药物滥用、性传播和母婴传播。

胡佳:根据中国官方新华社最近的一份报告,河南似乎有100多万艾滋病毒携带者。专家估计,目前河南省约有35,000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其中大多数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通过卖血感染的。

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者胡佳曾经去过河南和中国的其他地方。

他说,虽然他不是医生,但他相信,在与各地感染者接触后,仅河南省就可能有100多万艾滋病患者。

胡佳说:“我个人的判断是,在像河南这样的地方,有100多万艾滋病毒感染者,与河南的性质相同,比如安徽、山西、陕西、湖北、湖南、青海、甘肃和贵州。这些地区还有大量未知的艾滋病毒感染村庄。他们的情况非常糟糕。一般来说,如果真的算出一个数字,我觉得北流体育彩票的5600万并不是一个特别夸张的期望。

胡佳表示,他个人同意,目前中国的艾滋病病毒/艾滋病状况确实是吸毒者中增长最快的,但他认为,中国的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患者人数并不是大多数,应该说,最大的人数是上世纪90年代数百万受卖血感染的贫困农民。

万燕海:大量输血感染者万燕海,1994年发起“爱知行动”的艾滋病活动家,告诉本台,政府尚未公布20世纪90年代初从中国农村采血站采集血液的去向信息,但在疾病的另一面,发现了因血液或血液制品被污染而感染艾滋病毒的受害者。

他说:“使用这些血液制品的人生病了,有些人开始死亡,所以他们在讲这些故事。最近,上海的一些血友病患者站出来说,他们自己的情况是,中国只使用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因子8血液。在1990年代,有成千上万的人,至少是成千上万的人,感染了艾滋病毒。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桂西恩教授说,他也非常担心血液的下落。

“我听说相当多的血液流向了生物制品等机构或制药厂。因此,如果血液被直接输送给病人,它基本上是从一个传送到另一个。无论是全血还是血浆,都是从一种血液传播到另一种血液。然而,如果它被制成血液制品,这取决于它是什么血液制品。

桂教授说,如果血液被制成因子8而不进一步治疗,并输给患有先天性出血性疾病的所谓“血友病患者”,艾滋病毒传播的机会非常大。

但是桂西恩教授也提到,由于患有这种先天性血液疾病的人很少,它可能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

另一种可能性是用这种血液制造白蛋白,因为高温消毒可以杀死艾滋病毒,这是不幸中的幸运。

桂西恩说:“幸运的是,因为艾滋病病毒的耐热性很低,它将在10分钟内于56度被杀死。因此,如果你失去这种白蛋白,它不会导致艾滋病毒的传播。我认为这是不幸中的幸运。否则,我们中国人更有可能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

“感染人数在七年后增加到1000万?联合国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到2010年,中国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可能会达到1000万,桂西恩教授认为这不太可能。

他说:“原因是我们在中国,特别是在中部地区,主要通过血液传播,而血液传播是最容易阻断的。我们可以通过管理血站来做好工作。现在我们已经采取了措施。一旦血液传播被阻断,它就通过其他渠道传播,但在中国仍然相对较低,例如,性传播非常低。

“桂西恩教授说,只要中国现在采取预防措施,中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不太可能在七年内达到1000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